栏目导航
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走”: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?| 一诗一会
浏览:151 发布日期:2020-06-17

原标题: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走”: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?| 一诗一会

一诗一会 · 063

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,李白和杜甫的名字几乎占有了半边天,前者以雄奇俊逸、富有浪漫主义的诗风被誉为“诗仙”,后者则倚赖沉郁顿挫、伤时感事的现实主义情怀成为“诗圣”。但人们乐意将李白与杜甫并称为“李杜”,不光是出于二人所取得的文学收获,还由于李白和杜甫本就相知相识,有着一段为后人称道的浓重友谊。

公元744年春末,时任五品官员的李白因触怒尊贵高力士和杨贵妃被倾轧出京。脱离长安时,李白头戴道巾,身披道袍,做益了专一求道,远隔朝堂的打算,也期待借此脱离朝中敌人的要挟。在寻师问道的途中,李白率先经过洛阳,而此时的杜甫正好居住在洛阳老家中。令人不测的是,两人虽有着截然分歧的性情和阅历,却一见依旧,彼此赏识。这次重逢成为了后世流传的佳话,几百年来被学者和作家们频繁书写。譬如,闻一多就曾感叹两位诗人的重逢是“青天里太阳和玉环碰了头”。值得一挑的是,除了畅谈诗歌理想和人生抱负,李白和杜甫都喜欢四处漫游,追求创作的灵感与激情。在接下来的一年内,李白和杜甫又相约见面两次,一次是在秋天同游开封,在那里,他们还遇到了住在附近的另一位大诗人高适;另一次是在次年入冬前,三人结伴在李白的家乡齐鲁大地不益看光游览,沿途前去济南。

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走。”——对于杜甫而言,这段经历是极为珍异的。在后来的诗作中,杜甫一再外达他对李白的感怀,仅特意为李白所作的诗,如《赠李白》《春日忆李白》《冬日有怀李白》《梦李白》等,就有十余首之多。第三次见面别离后,李白和杜甫各自踏上了崎岖的人生征途。公元755年,安史之乱爆发,次年,李白参添了永王李麟首兵与唐肃宗李亨争取皇位的走动,却以永王兵败,李白坐牢而告终。另一面,杜甫也进入颠沛飘泊的中年岁月,两人一生再未相见。

杜甫为何如此羡慕李白?李白又是如何看待杜甫的?在近日出版的《通天之路:李白传》中,作家哈金总览汉学有关钻研,并在此基础上添入对李白及其他诗人作品的分析,试图为读者勾勒出李白的一生。在重构李白与杜甫初次重逢的场景时,哈金指出,杜甫实在对李白怀有凶猛的感情,而李白对杜甫的感情则相对矮调,从中吾们不难发现李杜二人显明的个性迥异——一个解放自由、无拘无束;一个郑重自律、仔细郑重。经出版社授权,界面文化(ID: BooksAndFun)从书中摘选有关章节,以飨读者。

《通天之路:李白传》

(美) 哈金 著 汤秋妍 译

睁开全文

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20-02

《两位巨星的重逢》

文 | 哈金

译 | 汤秋妍

李白败走京城,觉得不太光彩(用他本身的话说是“攀龙忽堕天”),于是他没直接回家,又最先了新的一番游荡。他打算寻行家皈依道门,但眼下决定先四处转转,看看同伴。第一站是洛阳,他和元演曾在那里相识,到处都有两人一首游戏的美益回忆。现在元演虽已不在那里了,但还有一些其他同伴。李白被玄宗“赐金放还”的新闻早已传遍全国,听说他要来洛阳,当地文学圈掀首一阵轰动,同伴们打算为李白举办一次接风晚宴。

当时另一位大诗人杜甫正住在洛阳仁风里的二姑母家中。杜甫那年三十三,比李白小十一岁,在文学界几乎稳定无闻。九年前,杜甫参添科考未中,便和李白相通到全国各地去干谒求职,也毫无收获,又无暇顾及其他营生,因此杜甫一向过得挺拮据。近年他结婚了,与妻子相等恩喜欢。这对新夫妇首初住在洛阳东边三十公里处的偃师,但杜甫二姑母生病(杜甫年小丧母,是二姑母从小抚养,喜欢他胜于己出),杜甫搬来洛阳照顾,最先和城里的文化圈有些来去。后来姑母过世,姑父仍坚持让杜甫两口子和他住在一首。杜甫出身并不微贱,祖上几代为官,都饱读诗书。杜氏家族深深扎根于中原的河南;杜甫祖父是有名诗人及书法家,曾为洛阳丞,父亲也是县令,但杜甫本身举业崎岖,到现在都没得到一官半职。他听说本身的偶像、大诗人李白来了洛阳,又激动又重要。他想象李白气度庄厉,不光诗歌出多,俨然是民间的桂冠诗人,而且敢于无视长安那些奸佞圆滑的大臣权相。杜甫不禁有些怯生生,他想:见面时,李白会把本身当成诗人同道来打招呼吗?李白连朝廷上那些有权有势的人都不放在眼里,对他云云一个无名后生,会不会更不屑一顾呢?若外现得过于炎忱,李白会不会觉得本身在攀龙趋凤呢?

但他依旧决定去参添聚会。杜甫比来其实也获得了一些文学上的认可,几首诗得到了其他诗人学士的益评。前年,散文家李邕(就是二十年前在四川拒绝过李白的那位渝州刺史,不过这事很稀奇人清新)和诗人王翰都曾写信给杜甫,外达对他诗歌的赞许和喜欢益。以是杜甫又想能够本身不消在李白眼前外现得太甚虚心。

杜甫(712-770)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晚宴在洛阳市中央的一家饭庄举走,前门挂着几只大灯笼。来了几十位宾客。杜甫惊讶地发现李白一身道士装扮,身穿暗色麻布道袍、头束同样布料的白色道巾——质朴无华却也卓尔超卓。宴会上行家人多口杂,杜甫和李白只交谈了几句。李白对杜甫态度平易有礼,说很赏识杜甫的《看岳》。杜甫相等起劲,那实在是他引以为豪的杰作。

第二天,杜甫去李白的客栈再次登门探看。李白酒后复苏了一点儿,甚至还背诵了杜甫的两句诗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多山小。”杜甫受宠若惊。两人最先滔滔不绝,新闻动态每人都谈到了本身多年来遇到的波折和难得。杜甫经历了与李白从前相通的道路,也对李林甫和高力士等人外示厌倦。杜甫虽从没见过他们,但清新这些人是如何窒碍和封锁那些不愿投靠他们的文人学士的。有一年甚至由于他们本身的人没议决考试,就让参添考试的士子们通盘落榜,欺骗皇帝说那届考生“野无遗贤”,其实只是为了给本身的人留住职位。两人谈得越来越投机,杜甫觉得与李白的距离拉近了。他们也商议了诗歌艺术。杜甫盛赞李白诗歌中汪洋恣肆、绵绵不绝的想象力和活力。李白外示也很赏识杜甫的学识和敏锐的洞察力。得知杜甫祖父就是有名诗人杜审言之后,李白更添高看这位小兄弟了。

李白和杜甫虽互相赏识,但他们的诗歌风格极为分歧。李白的诗稀奇灵动、刚软并济,杜甫的诗则庄厉精练、质朴沉郁。李白信念道教,杜甫则更爱崇儒家,杜甫的想象力和道德视野限制于社会和朝廷秩序,满脑子家国历史。两人交谈时,杜甫感觉到李白益似对自身的坦然还不甚坦然,多次挑到他现在已是道士,京城的贼子答该不会找他的麻烦了。他和杜甫都觉得昨天谁人聚会太喧嚣了,期待以后能够仅仅与几位亲信度过一些更坦然的时光。两人现在均有其他计划。李白要去河北找一位道教行家给他制作道箓,选举他正式成为道士,而杜甫秋天要去开封,给外婆上坟立碑,并首草碑文。李白很喜欢开封的梁园,于是两人约益几个月后在开封再次集中。

这两位大诗人当时都不能够清新,他们的这次会面将成为中国几千年文学史上的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。几百年来,学者和作家们一向在想象当时的场景——李白和杜甫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,他们的道路将如何再次交叉又别离。卒业于芝添哥艺术学院的诗人闻一多(一八九九年——一九四六年),将这一事件描述为“益天里太阳和玉环碰了头”,“阳世上不知要焚首多少香案,不知有多少人要看天遥拜,说是黄天的吉祥。”语句固然夸张,但闻一多的话表清新对于追随他们的中国诗人来说,这次重逢是多么微妙艳丽。

李白(701-762)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李白比杜甫大了十多岁,但两人志趣相投,收获了终生的友谊。杜甫深深地留恋、尊重、羡慕李白,能够由于他从小缺失父喜欢,能够是由于李白身上拥有一栽浪漫诗人常有的解放年轻精神。杜甫信任,李白将拥有“千秋万岁名”。固然他们通盘只见过三次,都在一年之内,但杜甫为李白写了十五首诗,其中有两首诗甚至关于梦见了李白。他表彰李白的诗歌艺术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,“白也诗无敌,飘然思不群”,又悲叹他的命运“才高心不展,道屈善无邻”。相比之下,李白——能够片面归因于他的道家心态——在对杜甫的感情中更为矮调。他实在为他的年轻同伴写过几首诗,但这些诗异国杜甫对他那样的炎烈感受。在《戏赠杜甫》中,李白写道:

饭颗山前逢杜甫,头戴笠子日卓午。

借问别来太瘦生,总为以前作诗苦。

——《戏赠杜甫》

杜甫实在与李白分歧,李白作诗轻盈自若,而杜甫对本身的诗歌总是赓续苦吟推敲。他为本身作诗定下一个原则:“为人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物化不休。”他们的艺术逆映了他们的个性——一个是解放自由、无拘无束;一个是郑重自律、仔细郑重。

李白和杜甫秋天依约到了开封,在那里又碰到了一位住在附近的诗人高适(七〇六年——七六五年)。高适的边塞诗很有名,大多描述战地将士的艰辛和平民的苦难,以豪迈悲壮、雄健深切的诗歌风格在同代诗人中脱颖而出。李白益似对高适诗歌的不苟说乐不太炎衷,但他喜欢高适作品中的阳刚与自夸,也尊重他的剑法与武功。高适为人英勇、郑重、镇静。他的诗歌《别董大·其一》(董大是当时一位有名音乐家及诗人)特意通走: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莫愁前路无亲信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”高适益似跟杜甫相通羡慕李白,都赏识李白稀奇稀奇的诗歌风格,以及他在京城的光辉事迹。他写道:“李侯怀铁汉,肮脏乃先天。方寸且无间,衣冠当在斯。”兴味的是,高适认为李白的道士装扮特意时兴。李白也很能理解高适的理想和郁郁不得志的心理。两人都出身微贱——李白的父亲是商人,高适的父亲是农民。童年时代,高适甚至在乡下乞讨过。两人都没能参添科考,都得磕磕绊绊四处追求机会,尽管现在高适和李白相通益似都已失踪了求官的趣味。但颇为奚落的是,末了高适将在朝廷上青云直上,成为整个唐朝诗人中权势最大的一位,代外了诗人学者在政治上获取成功的顶峰。

李白、杜甫与高适游梁园、饮酒作诗,被后世奉为“三贤”

三人骑马前去梁园。在那里,他们或答景作诗,或吟诵本身比来的诗句。梁园曾经艳丽过,但在唐朝已经破败,内里只剩下历史遗迹和很多野生动植物。在梁园游荡一番后,他们去了东北方的孟渚大泽狩猎。李白每射中一只大雁,都会雀跃祝贺一番。相比之下,高适更为老练,对本身射下猎物外现得特意淡定。李白没想到杜甫的箭术也相等不俗,能一面骑马一面瞄射。后来李白射中了一只大雁,他追着那只受伤的鸟儿跑了益几公里,末了闯进附近的一个城镇。杜甫和高适怕李白迷路,沿途陪同,两人末了找到李白时,发现他已经在一家酒肆喝醉了。

李白外观上看首来一副高枕而卧的样子,但杜甫依旧详细体察到了李白本质的不起劲和煎熬。夜晚,他听到李白叹休,甚至在梦中惊叫。长安的去事益似还在纠缠李白,他总不安他的敌人不会放过他。杜甫在一首《赠李白》中写道:“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专横为谁雄。”杜甫心疼李白,不安李白的精神状态。尽管如此,三位诗人度过了一段美益的时光。杜甫的《遣怀》中蜜意地描述了这段经历:

忆与高李辈,论交入酒垆。

两公壮藻思,得吾色敷腴。

气酣登吹台,怀古视平芜。

芒砀云一去,雁鹜空相呼。

——《遣怀》

三人漫游梁宋(今河南省)后,李白就告辞脱离了。他们约益在天气转寒前,三个益兄弟在李白的家乡兖州再次集中,李白会陪行家一首逛逛齐鲁大地。现在,李白将独自去北方追求行家,正式皈依道教。

本文书摘片面节选自《通天之路:李白传》一书第十六章,经出版社授权发布。按语写作/编辑:陈佳靖,未经界面文化授权不得转载。



Powered by 甘肃瑞信商贸咨询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